欢迎访问:大香蕉伊人网站-大香蕉最新网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皇国奈尔法皇女姐妹记】(trsmk2大大巨著皇女三部曲同人)1

皇国奈尔法,一个北方的国度,相较于周围其它国家,皇国奈尔法并没有传
统的封建采邑制度,而是由皇族和上位贵族形成了特有的中央集权制。皇王虽然
位高权重,却并非总揽大全,必须与各界财阀、地主豪绅、社会名流和官僚政客
所组成的国会联系紧密,才能进行立法和审判。所以历代皇王摄政前最重要的事
情,就是尽力去获得绝大多数国会成员的支持。
  今代皇王克鲁尔才干平平,但子嗣众多,且皆为精英。大皇子阿雷斯雄才大
略,力图改革,严推法制;二皇子极善权谋,以贵族利益为主;大皇女阿茜斯乃
军事猛将,治军极严,有鬼姬之称;二皇女金发金瞳,美丽动人,被称为皇国第
一美女;三皇女阿莉娅性格温柔谦和,更具有一种知性和理性的魅力,为下层民
众所喜爱;四皇女最为年幼,却在大皇女阿茜斯的教育下,成为了小一号的阿茜
斯,更有活力和冲劲,实乃国民偶象。
  本来,如果一切顺利,皇国奈尔法必将迎来一个皇室的盛世,却因为一桩名
为「皇室毒血」的丑闻,而让整个皇国限于动荡之中。
  「皇室毒血」,可以说是皇国奈尔法近几年来最大的一桩皇室丑闻。一直以
來在全国上下臭名昭著的麻幻药事件中,被称为「黄金鸢尾花」的二皇女和美丽
与知性的三皇女竟然同时牵连其中,甚至是麻幻药贩卖交易的幕后主使。这一事
件被揭发后,立即在皇都阿亚引起地震般的轰动。毕竟,二皇女几乎是皇国每个
男人的梦中情人,而三皇女则是诸位皇子、皇女中最亲民的一位,还是麻幻药调
查事件的负责人。
  当这个消息爆出后,民众立即分成两派,支持皇女派的民众们坚持一切全是
诬陷,要还三皇女清白。而贵族派则坚称一切属实,要求严惩二皇女和三皇女。
二皇子和四皇女为三皇女多方奔走,但最后的判决依然是二皇女琉娜被剥夺皇籍,
三皇女阿莉娅由于多方申诉,目前正被关在第二宪兵监狱中,被外界称为「冤罪
皇女」。
  此时,皇王病重,已经不能理事,甚至连说话都很困难,只能每日躺在病榻
上,念道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失望流泪。
  大皇子被勒令从帝国回国,目前下落不明。大皇女统帅大军,面对魔国阿鲁
法尼亚的军队而无法回归。
  皇国内波诡云谲,面对三皇女被判以的重刑,皇都民众不断聚集,甚至形成
暴乱团体,号称「皇女党人」,威胁推翻议会和贵族,救出皇女,还三皇女以清
白。四皇女为维护皇都秩序而无法继续为三皇女奔走,只能依靠自己并不喜欢的
二皇兄。贵族们担心皇女翻案,也在私下酝酿政变的可能,要求法庭判处三皇女
死刑,给摄政王以压力。而此时此刻,就在皇都阿亚北侧,那栋巍峨耸立,充满
洛可可风情,被大片桑松木和大桉树环绕的高大建筑内……
  「看看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他们在想什么?觉得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救出阿
莉娅公主?」巨大的方格玻璃窗后面,穿着一袭熨烫笔挺的黑蓝色条纹外衫,陪
着荷叶边的衣领和长长的黑色羊绒裤,还有贵族们常穿的翘角鞋的中年男子背着
双手,瞧视着窗户皇宫外的民众,嘴角处化出一抹嘲讽的翘起。
  「也许吧,毕竟这个国家的人口中超过六成都是平民。」身后,巨大鎏着金
边的白色办公桌案的另一边处,似乎永远阴沉不会开心的皇国摄政王:阿格尔,
亦如往常一样的一面批阅公文,一面低头说道。
  「是的,六成平民,还有不到三成是有产者,只有最后不到一成的人才是贵
族,但贵族们却掌握着这个国家百分子九十的财富。」站在窗户边上的中年男子
摸了摸嘴角边的胡须,依然看着窗户外面那些穿着短衫还有少数戴着有产者标志
的卷帽的人,对自己的摄政王说道。
  「不是百分之九十了,虽然战争多年,但阿雷斯和阿莉娅搞的改革还是有些
效果。现在上税的有产者掌握的资产至少占据两成。」
  永远不拘言笑的阿格尔皇子继续低头批阅公文,每在一张文件上签上名字,
盖下玉玺后,就会由秘书把文件拿走,在上面撒上白粉,粘去多余的油墨,再将
粉灰吹掉,放在一叠已经审阅完毕的文件上,用丝线扎紧。
  「两成?」因为荣升为政务大臣,而在脖子上多了一条长长的象征大臣职务
的金链子的公爵大人,在闻声后微微一愣,转过身来。
  「是的,两成,还是在税务增加,大量有产者把自己的产业置于宫廷贵族的
财产下,查证不清的情况下。」
  二皇子依旧淡淡的说道,而伦斯罗特公爵则是再次微微一愣,就在他因为大
皇子和三皇女的改革而微感错愕,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铛铛铛铛,伴着那阵熟
悉的龙鳞皮靴的鞋底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以及那一下就连二皇子都颇为
无奈的巨大撞击声,「阿格尔!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身蓝色戎装的四
皇女玛耶一脚踹开了摄政王书房的大门,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门口处,被皇国民众称为小阿茜斯的四皇女穿着一袭标准的蓝色军装,白色
的衬衫衣领和着蓝色礼仪装的军装衣领,衬托着她身材的美好,双峰的线条。收
紧的纤腰处的布料,又托衬着她臀侧的丰满。再加上裤腿被塞进龙鳞皮靴的黑色
长裤,让她的双腿显得更加修长笔直,一柄配有完美的银色碗形护手的迅捷刺剑,
真是让见惯了这位皇女气势汹汹的样子的二皇子的秘书官都是一阵微愣,瞧着英
姿飒爽的四皇女殿下,都移不开眼去。
  「阿格尔,你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早就知道你阴谋诡计,可是我
万万没想到!」
  在军中勇名甚重的四皇女在那张鎏金包边的白色办公桌上猛力一拍,力道之
大,直让桌上的墨水瓶还有插着鹅毛笔的笔架都是一阵轻摇。
  她身子前倾,一对被修身的军装包裹的双峰因为过于愤怒而在衣襟下起伏不
断,仿佛绿玉髓般的淡褐色双瞳里映出着二皇子那永远没有什么表情,即便微笑
时也是一样阴冷充满诡计的面容,就像是要把他撕碎般的怒吼道。
  「我亲爱的妹妹,你一进来就冲我这么嚷嚷,而我今天连这间书房都没出去
过。你就算是要问我什么,至少也该告诉我是什么事吧?」
  二皇子轻轻挥了挥手,示意门口的卫兵不要进来,露出着自己那副堪称招牌
似的,只有对这个小妹妹时才会有的示弱的微笑,轻声说道。
  「那个厄尔多尼,被你从塞拉曼找来的阴谋家,他今天在议会上提出麻幻药
国家办的提议,说什么既然麻幻药的势头已经失去控制,连皇室和政府部门都牵
连其中,干脆直接撇了这块遮羞布,由皇国出面来买卖好了,挣得钱还可以用来
支援军费。」
  「什么?有这种事?」二皇子露出一个愕然的表情,瞧了瞧还愣在边上的秘
书。有着浅棕色头发的年轻人依然瞧视着英姿飒爽的二皇女,直到摄政王凝视了
他数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赶紧翻找着桌旁的文件,「殿下,这里没有关于财政
大臣的提案……」
  严厉的二皇子对秘书的表现十分不满,却还是做出无辜的样子,对自己妹妹
说道:「看,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并不知道什么麻幻药皇国办的事情。」
  「不过厄尔多尼是现在的财政大臣,他对经济上提出的看法……」
  「别说什么财政大臣,还不是你的走狗!」因为太过激动,玛耶的俏脸变的
通红,甚至酥胸的起伏都变得更加剧烈夸张起来。
  「你……」她的话声猛地一顿,本来按在桌上的双手用力攥紧,娇小的鼻翼
因为呼吸而快速阖张着,因为距离过近,阿格尔都可以看到她雪白纤细的粉颈上
的那些淡淡青络,因为身体的悸动而一下下的跳动,扩张着。
  显然,自己这个好妹妹是发情了,而且事实上,此时的玛耶也正是在用全部
意志力来压制着自己的身体。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最近每次情绪激动
的时候都会这样。她能感到自己双腿间的湿润,就似乎渴望一个长长的东西刺进
自己的双腿间一样。身上的衣服就好像粗厚的亚麻般,弄得自己浑身发痒,发热。
她戴着白手套的双手用力攥紧,捏成拳头,压着桌子,凝视着阿格尔,但脑海中
所映出的,却是希望有人可以用他的双手,用力揉捏自己的酥胸,抚摸自己的身
体,自己的双腿间处,用他的手指……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身子的异样。她可以感到自己乳
头的勃起,在衣服下面磨蹭丝绸面料,希望有人用力掐它,玩弄它,让自己……
  「我亲爱的玛耶,你没什么事吧?」阿格尔装作关心的问道。
  「没……」四皇女咬紧银牙,用尽最大的意志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妩媚,
娇喘,用手抹了抹额上的汗滴,「阿格尔……禁止麻幻药是阿莉娅姐姐的……我
……绝不会……」
  她咬紧银牙,却实在控制不住身子里的悸动,刚刚念出几个字就不得不停下,
整个身子都在颤粟的强忍着。
  「是的,我知道,玛耶,你先坐下歇会儿,快,叫贝尔拉来。」冷酷的二皇
子继续演戏的说道,一面装作要去搀扶自己的妹妹,一面又大声说出御医的名字。
  年轻的秘书赶紧就要出去,却被四皇女一挥胳膊拦住。
  「不用!我没事……」玛耶的身子都在颤抖的说着,她用尽了自己最后的意
志力,控制着自己都要控制不住用手去揉捏自己的双胸,用手撑开自己的蜜穴,
伸进双腿间去自慰的念头。
  「阿格尔,我会监视你的……如果我发现……」
  「是,是,不管怎样,玛耶你先……」
  「我说了我没事!!!」四皇女愤怒的娇叫着,但是此刻,连她自己都能感
到自己声音的不对。
  她愤怒的,身子里就像有团火在燃烧一样的燥热,转身朝书房外面走去。但
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她那用力并紧的修长双腿,还有翘挺的小电臀,那种因为强
忍夹紧扭动的样子,都瞒不过阿格尔,还有伦斯罗特公爵的眼睛。
  「有时候我真是羡慕年轻人啊,就好像您的这位皇妹殿下,不管什么时候都
这么有精神。」一直沉默不语就好像并不存在的公爵,直至四皇女离开后,才悠
悠的说出这么一语。
  他眼瞧着四皇女扭腰摆臀,用着一种极不自然的姿势,从门口的拐角处消失,
又在卫兵关上书房的大门后,才回过身来,朝他的摄政王问道:「殿下,要不要
让拉迪奥再多注意一下玛耶殿下?」
  「不用了,最近安排拉迪奥的事情够多了,你不是说过吗?他虽然有才华,
但在忠心上还要考验。你还要在这里站多久?」重新变回阴沉面容的二皇子摆了
摆手,又朝身边的秘书官冷冷的问道。
  年轻的乡下贵族子弟赶紧一个立正,「对不起,我……」他赶紧说着,显出
一丝惶恐,拿着文件就往外走。刚好又在书房大门打开的一刻,看到了远处走廊
拐角处的四皇女正和另一位年轻的事务官说着什么。
  「克劳格斯,你怎么会来这里?」挂满历代先王画像和华丽的全身铠甲的走
廊拐角处,依然面红耳赤,身子溢出着汗水的四皇女吃惊的瞧着属于自己姐姐派
系的事务官,却出现在自己哥哥的办公室外。
  「殿下?我……」显然,年轻的事务官也对四皇女的出现稍感意外,他赶紧
解释着说道,可惜话刚开口,就被四皇女一下打断,「哼,我明白了,你也和他
们一样,看到姐姐出事就立即改换门庭,换了个新的主子?哼哼,艾鲁玛真是看
走眼了,居然选了你这个家伙!」
  「殿下!」
  克劳格斯的心中一阵恼火,却还是尽力忍着,想要对皇女解释,自己只是一
届事务官,不可能违二皇子要召见自己的命令。而且为了阿莉娅殿下的案子,自
己也确实需要得到二皇子殿下的支持,才能帮阿莉娅殿下洗清冤屈,弄清真相。
  可惜,依然是在愤怒中的四皇女根本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就这么冷哼一声,
就好像他是个叛徒一样,快步走了过去——虽然她现在走路的样子,实在有那么
一点点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事务官先生,摄政王殿下还在等你呢。」
  克劳格斯感到喉咙里一阵干涩,充满被误解的不忿。他想要追上去和玛耶说
清,特别是四皇女提到艾鲁玛之后。只是,身旁的这位属于皇二子的事务官,却
清楚的提醒着他,他自己的身份。
  知道自己不能耽搁的年轻事务官,只能把一切不忿都埋在心里,继续保持着
他的专业性的,随着克蕾雅的引领,走进了二皇子的书房——或者说是现任国皇:
阿—克鲁尔三世因为身子不适,不能理政,才将自己的御用书房转给自己儿子使
用的房间内。
  「殿下,克劳格斯事务官到了。」
  鎏金贴着鸢尾花瓣和镶着黄金门把手的书房大门在打开后再次合闭,皇国的
摄政王就好像完全没听到女事务官的声音一样,继续写着一份文件。伦斯罗特政
务大臣在旁边高抬着下巴,微笑的,瞧着这位出身低微,却得三皇女重用的有产
者的儿子。
  年轻的事务官朝政务大臣微微行了一礼,摘下帽子,举止得体的等待二皇子
完成手里的工作。他瞧着二皇子在一张纹理细腻的羊皮纸上快速书写,又在结尾
处签下自己的名字,盖上印章,然后又在克蕾雅为他拿来另一张羊皮纸的空隙,
抬起头来。
  二皇子阿格尔殿下目光犀利,狭长的脸颊上,一双长长的眼睛因为微微眯紧
而化作冰冷的三角形的形状,就好像要把克劳格斯的内外都给挖出来一样,凝视
着他。
  年轻的事务官表现良好,面对二皇子的凝视,没有丝毫的胆怯和不安——虽
然他的心里十分忐忑,毕竟现在二皇子:阿格尔贵为皇国摄政王,而自己只是一
届没有出身的事务官,如果他想要把自己像三皇女一样关进二号宪兵监狱的话,
只是一句话就可以。
  「我一直听闻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二皇子对格劳伦斯的表现似乎颇为满
意,在凝视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这是鄙人的荣幸,只是即便在下的能力如何杰出,也没有能保护好阿莉娅
殿下,实在是鄙人的失职。」年轻的事务官依旧不卑不亢的说着,但话里面的意
思,却让二皇子殿下微微一皱眉头。
  「我并不相信阿莉娅是麻幻药事件的幕后主使者,这一点我与你同样。」
  「鄙人和殿下一样,坚信阿莉娅殿下的清白,如果殿下可以……」年轻的事
务官心中一动,就要为阿莉娅殿下说出恳求,希望阿格尔可以利用他的权利,将
阿莉娅殿下引渡出宪兵监狱,至少是在一些条件较好的地方,等再次申诉结束之
后再做安排……可惜,他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二皇子殿下伸出一根手指止住了。
  「但我今天找你来并不是为了我的妹妹,而是为了皇国的安危。」
  「鄙人惶恐。」这回,轮到年轻的政务官微微蹙眉,不明所以。
  「现在的阿亚十分混乱,民众们组成的皇女党人并不安分,已经造成了不少
流血事件,还有些有产者也加入了进来。而贵族们的所为也令人担心。」
  「有摄政王殿下和玛耶殿下坐镇阿亚,想必这一切都会很快过去。」
  「以宪兵队的一千人面对近二十万的阿亚市民?」二皇子缓缓的摇了摇头,
「如果真发生什么,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这么说殿下已经得到议会通过,批准建立新的军团了?」
  「会的,他们必然会批准,不过军团组建简单,可以担负重任的人却很少。」
  二皇子淡淡的说道,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克劳格斯猜到自己的计划,而格劳伦
斯则是在心中一动。他知道,议会对皇室的警惕心一直很重,自阿—克鲁尔三世
继位以来,除了一些极端情况外,从没批准过任何新军的组建。而且就是组建新
军,按照皇国的军队条例,也必须是从皇家军事学院的新兵训练营和贵族子弟组
成的军官学院中招募士兵还有军官才行——自己和艾鲁玛所以没在军队继续发展,
就是因为作为有产者的子弟,他们即使在军官学院破格获得学习,也仅仅只能作
为士官,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军官的。
  而现在,皇国军事学院里唯一正在接受训练的预备兵,就是大皇女殿下率领
的皇家禁卫军的后备训练营,也就是说,如果二皇子获得议会批准,从训练营里
把后备新兵调出来组建军队的话,就等于是让大皇女的部队没有了可以补充的兵
员,重新训练的话,最快也要一年才行。
  他眉头凝起,因为感到此间问题的严重而心生警惕。而早已掌握一切的二皇
子则将自己之前写的那份公文,递给了克蕾雅,由她转交给了心事重重的事务官
先生。
  格劳伦斯将文件接过,一看上面的文字更是心中一惊。白色细腻的羊皮纸张
上,赫然写着:
  「兹委任克劳格斯—雷—为阿亚军团指挥官,授予将军军衔,接至公函后迅
速办理。」
  他极力控制着心中的震惊,感到自己捧着文件的双手都微微颤抖,尽力保持
平静的说道:「感谢摄政王殿下的信赖,但是我恐怕无法接受这个职务,按照皇
国军队条例,只有贵族才可以获得军官职位,而我只是一个……」
  「一个小染布坊老板的儿子?在我看来,你比皇都里很多上位贵族都有资格
获得这个职务。至于贵族的身份嘛,奈尔法可以存在至今,就是因为任何有能力
的人都可以获得他应有的回报。」
  二皇子继续低着脑袋,一面在另一份文件上写下一行文字,盖下火漆印信,
一面又递给他说道:「我已经为你支付了二十万银鸢尾花,给你买了一个厄伦尔
子爵的爵位,至于你愿不愿意写上你的名字,就由你自己决定了。」
  克劳格斯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或者更准确说是完全无法形容的心情,看着这
第二份公函上的文字,以及那个授予贵族头衔的人名处的空白。
  「好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克蕾雅。」二皇子没有给年轻的事务官任
何机会,直接让自己的事务官将他送出了书房。
  精致贴花的白色双开书房大门再次打开,两个持着礼仪性斧矛的戎装胸甲卫
兵将后脚跟用力磕在一起,发出了两个脆亮的响声。年轻的事务官浑浑噩噩的从
阿—克鲁尔三世的御用书房中走出,再又按照四皇女走过的路径,在房门的拐角
处消失不见。
  「他肯定会接受的。」伦斯罗特公爵微笑的看着这个离开的年轻人,微笑的
看着书房的大门再次从外面关上,才转过身来,充满自信的对自己的摄政王说道。
  「哦?这么肯定?他可是并没有应承下来啊。」摄政王殿下依旧没有抬头,
再次在一张公函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盖下了火漆印信。
  「但是他有野心,有希望获得权力和财富的欲望。现在阿莉娅殿下深陷监牢,
即使他能帮助殿下重获自由……」说道这里,公爵大人明显露出了一个并不十分
情愿的表情,才又继续说道:「但是这之后呢?他要花上十年,还是二十年?才
可以坐到大臣的位置,获得一个一旦离职就没有了的荣勋贵族的爵位?或是靠他
那份微薄的年奉,来买下一个子爵的爵位?」
  「现在,只需要写下自己的名字,就可以获得自己所想要的一切,如果我是
他的话,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而且我看的出,他必定会吞下这个饵。」
  穿着漂亮衣服的公爵大人兴奋的搓着双手的说道,而二皇子还是依旧,在再
另一份文件上签了名后,低头念道:「但愿如此吧。克蕾雅,今晚的宴会准备的
怎么样了?」
  「请您放心,拉迪奥会用今晚的宴会说服所有游弋的议员,支持您的提案。」
黑发的女事务官站在殿下身侧,没带一丝感情,冰冷的就像是用冰块做出的一样,
流利的对道。
  「那就好。」二皇子依旧没有抬头的批阅着案上的公文,就好像在说一件无
关紧要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是如此重要,甚至关系到他是否能顺利继承皇
王之位……
未完待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